您好, 欢迎访问【菲律宾申博sunbet】网站
sunbet充值_黔南简讯网
主页 > 环球走笔 >两岸苏嘉宏:两岸有政治参与才有政治认同 >

两岸苏嘉宏:两岸有政治参与才有政治认同

2019-12-02
浏览次数 550次


 10日,台湾辅英科技大学教授苏嘉宏到访中评社,就两岸政治认同、2014年年底七合一选举、南北人才分布不均衡等问题发表看法。他表示,两岸之间有政治参与才会有政治认同。如果长时间无法参与到大陆建设中去,台湾对大陆的认同之结就难以打开。 
 根据中评社香港11日专访报导,苏嘉宏说,大陆台联会会长汪毅夫曾经研究清代科举制度在台湾的影响。科举制度在台湾得以确立,绝不仅仅是科举制度覆盖到台湾这幺简单。 
 例如,汪毅夫的曾祖父汪春源是清朝约33位台湾籍进士之一。1894年爆发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后,汪春源联合两名台湾举人以及两位京官在北京都察院“五人上书”,其勇气最终鼓舞了康有为进行刊载史册的“公车上书”。苏嘉宏表示,这其实是一件神奇的事。 
 正是因为有了科举制度,远离清朝中央政权的台湾读书人才获得了参与中央政权政治活动、影响全中国政治参与的机会。否则难以想像,远在台湾的一群读书人,可以引领大时代的国家变革潮流。因此,政治参与是产生政治认同的基础,也是政治认同的关键。 
 反之,没有政治参与,也难有政治认同。1895年台湾被清政府割让给日本后,两岸经历了长时期的隔阂。无论是日治时期、两蒋时期、还是后来的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两岸在政治上的交流都几乎为零,遑论台湾人在大陆的政治参与。 
 2008年以来,虽然两岸关係持续和平发展,但困于目前两岸的政治僵局,台湾民众在政治上仍然无法参与大陆的发展,进入到中央政权的体系中。这样一来,台湾对大陆自然难以产生政治上的认同。 
 因此,苏嘉宏建议大陆对台湾释放参政机会,“一定有台湾人愿意来大陆”。
 地方选举是蓝绿之争   
 谈及年底台湾即将进行的“七合一”选举,苏嘉宏表示,七合一选举是地方选举。反映的更多是台湾的蓝绿之争,与“统独之争”未必有直接因果关係。在地方选举中,“绿”与“独”并没有直接关联,有“绿而不独”的情况存在。因此,所谓“南部越来越绿、北部的蓝色越来越浅”的说法,虽然大体也真实,但未必与统独直接相关。 
 因此,苏嘉宏认为,地方选举不宜简单上升为“统独之争”。但有些标杆性的地方需要排除在外。例如台中,一旦国民党在台中赢不了,其执政权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崩塌。 
 苏嘉宏分析,国民党在年底的七合一选举中的选情并不乐观。就中南部而言,国民党在台中、云林有一定希望,整体形势可能败多胜少,不容乐观,仍需努力。 
 南北台湾资源分配不均仍没有得到扭转 
 苏嘉宏表示,现在台湾的南北发展不均衡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南北问题糅合着产业结构、历史陈杂等种种原因难以扭转,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 
 苏嘉宏指出,1980年代之前,台湾的高等教育资源几乎一边倒向北部倾斜,导致南方的优秀学生在高中毕业以后北上读书,然后在地化就业。这导致年轻、优秀、受过良好教育的南部子弟大批北上,北部大都会人口不断增加。 
 虽然1980年以后,台湾意识到了相关问题,公共教育资源开始向南台湾地区倾斜。但大学师资素质、人文底蕴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南台湾仍然留不住自己的子弟。反之,公立教育资源的介入反而冲击了南台湾地区一些优质的私立教育资源。再加上台湾北部的高中毕业生普遍不愿意南下读大学,台湾人口向北移动的趋势并没有改变。 
 长此以往,都市人口、外省人以及清朝中后期移民台湾的客家人成为了北台湾人口的绝大部份。而南台湾人口则由农业人口以及明清时期较早移民台湾的闽南人组成。人群的分布反映政党的代表性,从而形成了台湾的族群政治。因此,南台湾民众的利益,大陆始终难以代表。
 扁朝官场伦理败坏严重 
 交谈之中,苏嘉宏还提到,虽然两蒋时期国民党在台湾建立了完整的文官制度,但由于陈水扁执政时期行政伦理方面的破坏,目前台湾仍然承受着恶果。 
 现在台湾党政已经完全分离。官员的晋用已经不完全通过党的机制进行选拔,更多依靠候选者与主官之间的私人关係。然而,这种机制中,上下级之间的官场伦理却没有的得到相应的建构,没有像古代“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的理论进行约束,导致了眼下官场伦理的混乱与缺失。